当前位置:昱宏生物> 管理智慧
栏目类别

一家经营“善良”的小店

驱车数百里只为看一个小店,谁都会觉得不可思议。
朋友告诉我,去日照你可以不看旅游景点,但有一个地方一定要去——白鹭湾“卖故事的酒店”不远处门口升着旗子的小店,并强调一定要买到店里的蜂蜜和花生油,还可以买些香油、面粉⋯⋯
你见过排队购物的小超市吗——这家小店从来不搞促销,仍旧每天排队。
你见过限购的小超市吗——这家小店限购的都是高价商品。
你见过每周有固定休息时间的小超市吗——这家小店不仅周一休息,而且每天下午1-3点休息,晚上7点准时打烊。
你见过顾客帮忙理货、打扫的小店吗?
你见过顾客心甘情愿多给钱的小店吗?
⋯⋯
朋友的描述让我对这家小店充满了好奇,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,决定去一探究竟。根据朋友发送的定位,我很顺利地找到了白鹭湾这家门口旗帜飘扬的小店。小店8点开门营业,差10分钟时就已经有十多人在排队。店铺的早餐供应已经结束,据说他们的油条使用的都是定点磨制的面粉,没任何添加剂,豆浆是当地产的非转基因大豆磨制而成,炸油条的花生油也是按标准及时更换,不会续油重复使用。
这家小店叫作“站点超市”。我和排在前面的一位大爷聊了起来。他饶有兴趣地向我介绍:这里的蜂蜜在其他地方买不到,上午8点开门摆5瓶,下午3点开门摆5瓶,每人只限买一瓶,卖完为止,有的季节还没有。花生油是真正的小榨油,别人家收的花生6元一斤,他们收的是顶级花生7元一斤,然后还要再精选一遍后加工。花生油上午卖30斤,下午卖40斤,每人最多买5斤,也是卖完为止。小店一律不接受预订,给钱再多也不行。小店每天早晨开门前准时升旗,打烊时降旗,风雨无阻。在店里买东西一律“抹零儿”,哪怕1.9元也只收1元。如果没带钱,告诉店老板一声就行。这里下午3点排队的人更多。很多去“卖故事酒店”消费的顾客下午会提早赶到这里排队,就是为了买限购的商品。听说这家小店的年轻老板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呢。
“那他为什么不留在大城市,却在这里开小店呢?”我实在有些疑惑,问道:“还起了‘站点超市’这么个奇怪的名字?”
老人摇摇头:“那你只能去问老板了。”
开门后,排队的顾客蜂拥而入,简直是在抢。当我找到蜂蜜货架时早已空无一物,然后看到蜂蜜价签上赫然写着“162元”。心想这样的小店居然卖这么贵?幸好我还抢到一桶花生油,价格也要比超市里普通花生油价格高出20%左右。按理说,这种小店直供的成本、店面的运营费用等,要远比大型超市低很多,如此高价,可见利润有多丰厚!
小店面积也就一百多平方米,卖些时令蔬菜、水果等,其他日用品每个品类最多不过两三种。蔬菜区分为田园菜、野生菜和大棚菜。大棚菜的价格不高,但在田园菜区,每个蔬菜货架上都标注了种菜者的名字和照片。这些卖相不佳的田园菜,价格却是同品种大棚菜的2〜3倍;同理,水果区也和蔬菜的分类相似。
小店的顾客一直络绎不绝,整个店面只有两个穿店名LOGO工作服的服务员,一个是收款的小伙子,也就是小店的老板;一个是称重的老太太,看上去像是他的母亲。而超市中有人在拖地,有人在理货,但他们都没穿超市的工作服。
我向一个正在打扫卫生的老爷爷搭讪:“您是这个店里的服务员吗?”“不是啊!”老爷爷冲我一笑:“很多人都问过我,因为我们有时会拎起菜就走,占了便宜就要多来帮帮忙,不能不讲良心啊。”
在排队等待付款时,我注意到只要是买菜的人,无论买了多少、生客还是熟客,小伙子都会在算完账后在对方购物袋里塞进一棵葱,遇到买田园菜或野生菜的顾客,还会让顾客挑一个料包。轮到我结账时,小伙子喊“共82.7元,收82元。”我按原价扫码付完款后,对年轻的店老板讲明了来意,我们约定好在下午闭店后详聊。
“听说你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,怎么就开起了小店呢?还起了个这么奇怪的店名?”我好奇地问道。小伙子也打开了话匣子,说他五年前从北京一所名牌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了这里,这个店的前面本来有个公交站,但后来撤了。至于他放弃留在一线城市和继续读研的机会,是因为高三时发生的一件事一直让他难以释怀。小伙子叹了一口气,开始讲起自己的故事。
9年前一个风雪交加的早晨,我在一条通往医院主干道的公交站等车。那天是周一,也是返校的日子。这时一个穿着皱巴巴衣服的瘦小女人蹭到我身边,她40多岁的样子但头发已经花白,两眼怯怯地盯着我鼓足了勇气问:“小兄弟,你能不能给我五块钱?”我的孩子在医院等着手术,俺还没凑够钱。”我扫了她一眼,并没有理他。骗子无处不在,骗术花样繁多,一个四肢健全的人,怎么可能连五块钱都要向一个学生讨?我断定她在撒谎,肯定是利用学生不谙世事的同情心来骗钱!我瞪着她迅速闪到了一边。我为自己能识破她的诡计而沾沾自喜。她看着我难掩失落地连说:“没关系,谢谢你。”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。
这时公交车已经驶来,那个瘦小的身影渐渐模糊。我的心猛地一紧,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还流淌着陌生人的血液。我小时候受伤急需输血,医院里很多人都主动要求献血来帮助我们,一个叔叔在献完血后默默地走了,连父亲塞的钱他都没有收。
我越想越感觉那位母亲不像在骗我。5块钱还不及一顿饭钱,本来伸手就可以帮到她,但因自己的自私与偏见选择了冷漠以对。这5块钱哪怕是杯水车薪,但至少能在她最困难时带去温暖。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。
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赶到了昨天那个车站,揣着准备好的20元钱,那是我一天的生活费。但一直没能等到她的身影,后来,我再也没有见到她,而她失落的眼神,我却一直难以忘记。
毕业后,我决定放弃留在大城市和继续读研的机会,回到这个车站附近开了这家小店,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尽量帮助有需要的人,也时刻提醒自己,唤起更多人的善念⋯⋯
“那你为什么每天要在超市门前按时升旗、降旗呢?”
小伙子为我解惑:“这个小店在开了一年后就已经顾客盈门了。那时我雄心勃勃,想进一步扩大规模,做成连锁店,甚至还畅想建一个生态园直供连锁店。后来我在店里发现店员在给菜打捆时,将卖相好的菜包在外面,我立即辞掉了这样做的员工。我开店的初衷是什么?难道挣钱就是我的追求吗?后来我决定不再开分店,只经营好这一家店就知足了。为了在经营中时刻提醒自己要常怀一颗感恩之心,我便开始每天升旗、降旗,形成仪式感,并且为了让自己永远记住那天发生的事就每周一歇业。”
“这家店的利润应该不错吧?”我没好意思说他是暴利。
“还好吧!但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多。其实我把主要的利润都让给了上游的供应商,这样才能确保他们的供货质量。比如田园菜,他们不能使用农药,而且必须使用豆饼等农家肥,这样做成本就会很高。而且我们还定期找第三方检测,一旦发现作假就立即更换供应商,并按合同高额罚款。现在很多人还在排队等着给我供菜呢,这些潜在的供应商也就成了我的义务监督人。只要他们举报属实,就可以替代原有供应商给我们供货。其实早晨的豆浆是免费的,哪怕过路的人不买油条,也可以来喝上一碗。”小伙子解释道。
“那你一元以内的零钱不要,还免费送东西,这样的话你负担得起吗?你就不怕有些人存心占便宜,你这样做不是恰恰鼓励了人性的‘恶’吗?这是不是也违背你的初衷呢?”我不解地问。
“不会的,看来您还不了解。谁会为几块钱的菜故意把零头整大?如果有,那只能说明他的日子过得穷困潦倒,那就随他好了。其实对那些日子过得实在拮据的顾客,只需告诉我忘了带钱,直接拿走就行,相当于免费送,这样做也不会让顾客觉得没有面子。事实上,抹零的背后也是有技巧的,我看到那些掏钱犹豫的就去了零头只报整数;看到像您这种一看日子就好过的人,就既报总数又报整数;而那些手头宽裕又了解我们店的顾客只收整数,要么一分不少,要么干脆付整数,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多付出的这部分钱并没进我的腰包,也许他帮了更需要帮助的人。这对他们来说也是行善积德,能够有一些成就感。”
看到我疑惑的神情,他继续解释道:“当然,关于免费我也有原则,一是数量限制,如蔬菜最多送2斤;二是品种限制,如可以带走大棚菜、面条、馒头等,但不能带走田园菜、蜂蜜等;三是金额限制,一般不能超过20元。有一次,一个顾客来店里额外给了我们1000元钱,后来问他才知道,在他生意最落魄的时候,从店里免费拿过几次东西。我开这个店的初心,就是希望自己不再是个冷漠的人。当一个商人所有的言行都只为了赚钱,他终将会失去一切。”
⋯⋯
这是一家让我从怀疑到好奇,再到由衷佩服的小店。对所有经营者来说,善良才是最大的修行。■

2